OA
研究院
CN EN

血肉之躯 | 筑起防护墙,上海细胞治疗集团一线护士的钉钉日志

世界上哪有什么白衣天使,他们只是穿着白大褂的普通人,一样的血肉之躯,穿上防护服为我们筑起了一道道防护墙。



面对疫情我们能做什么?广大网友给出答案:宅在家就是最大帮助。

但是随着复工日的到来,有这么一群自驾和拼车从武汉返沪,被集中隔离观察,然而有那么一群人毅然决然的奔赴。

我想做那么一群人中的一份子。


看到陈主任在群里发需要一批复工护士支援嘉定中心隔离点,我立刻便报了名,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够格支援,但是我还是报了名,怀着小小的期待,下午5点的时候,接到了陈主任的通知说我可以去,那时候的心情紧张而又激动。当天晚上,我便和姐姐通了电话,笑着说道自己隔离结束,报名参加支援安鹤隔离点。姐姐那一刻没有说话,最后她跟我说了句:自己多注意安全。我没和妈妈说这件事情,她年纪大了,怕她为儿子担心。或许妈妈也会为我而骄傲。



我收拾了一些生活用品,到了安鹤参加了会议,了解每个人的工作。穿好防护服和老师一起工作,那个时候的我还真的有点忐忑,担心穿不好,穿的不合格。然而在老师的帮助下,发现其实并没那么复杂,现在的我也可以穿脱自如了。和老师一起接收病人,我没害怕,也没有因为他们是湖北人员,就对他们心存芥蒂,总觉得和老师一起,我就有了力量,即使在老师后面。


熟悉流程,晨间清洗已浸泡消毒好的防护镜,晾干待用。配置500mg/L含氯消毒液擦拭办公区域,保持办公区域与生活区域卫生整洁,接收湖北的隔离观察人员,对其进行体温测量,询问既往史,例如:高血压.心脏病等。同时进行身份信息的确认并对其信息如实填写。对接送车辆喷洒消毒液,期间对隔离人员行走过的楼道也进行喷洒消毒。工作重心放在做好消毒隔离,保证隔离观察人员的健康安全,协助整理统计嘉定安鹤隔离点医疗物资库存明细。接班结束后,进行了后续相关工作的部署与安排。



自己熟悉了流程,就要一个人接收病人,没了老师的陪同,自己给自己打气,由于N95、防护服的短缺,我倍感珍惜,研读防护服的穿脱,穿戴N95口罩、帽子、防护镜、防护服、脚套,在这十分钟里我显得紧张而又谨慎。


接收隔离观察人员的每个环节更要认真,他们从车子下来,让他们各自把行李拿出来,把需要交的表格拿好排成一排间隔一米以上。接着对车子进行消毒,按顺序根据电脑提供的信息比对,量体温。询问既往史。在这个过程中,你们看不见我的表情,如果可以看到,我想是紧张中带点害怕。他们从疫情区过来,或者从湖北过来。时间也不允许我考虑那么多,还有人排着队,想让他们早点进去,减少人员逗留。慢慢的那种紧张的想法也就没有了,我的职责就是把信息准确比对好,不能出一点差错,我是“第一步”,因为一个小小的错误带来的后果是不可想象的,哪怕用时长点。


当电脑上出现了“湖北武汉”的时候,我们先在门口用消毒液对他穿的雨衣也进行了全面的喷洒消毒,再进行信息登记。使我开心的是,他们也表示配合。对我们的工作表示理解,晚上值班,在监控值班室呆上一夜,不时看监控录像是否有异常情况。



随着上海气温的回升,感受到了阳光的暖意,但是又给工作增加了一份难度,本来厚厚的防护服已经捂得人透不过气。防护服一穿便是6个小时,接班的时候才可以脱下,轮流吃饭。



最重要的是安鹤隔离点医护人员关系都特别融洽,让我倍感温馨,以至到了下班时间大家还是在一起工作。穿着湿透的防护服也没有感觉,每次我接班的时候她们的防护镜也是全都是雾水,不时还会有水珠滴下。大家都感同身受。当大家穿上了防护服,便没有脱下来的想法,让我感觉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团队。



丁老师是负责人也是工作者,她总是起的最早,每当我6点半起来,她已经一个人在搞卫生工作。我甚至想和老师比一比谁起的早,可丁老师总是早我一步,这些天虽然有点累,但是每次我看见丁老师忙前忙后的身影,就觉得自己有使不完力气,这或许就是榜样的力量。



在安鹤的这些天出现了一幕幕让我感动的画面,工作期间有一个同事过生日,吴主任为她准备了蛋糕,大家为她一起庆生,在紧张的这些天里,在这一幕,她哭了,鼻子上还有口罩的痕迹,对这个蛋糕倍感珍惜。隔离点也有许多小朋友,五六岁的年纪,正是爱玩的时候,爸爸妈妈要回上海上班,没办法只能一起被隔离,由于疫情,暖气空调撤走了,我们便会给小朋友多提供一床被子,有时候会看到小朋友在玩具车,小小的身子,他会说一句:“辛苦了,叔叔。”那个时候总是有句话哽在嗓眼中。



当我脱下外科手套,看见两个发白的手心面,感觉都不像自己的手,感受到一线工作者的辛苦。致敬一线工作者。


在这全民抗疫的特殊时期,我们满怀希望与爱,期待明天,期待春暖花开!期待樱花红陌上,杨柳绿池边!与子同袍,共克时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