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分享

PATIENTS SHARING

赵崇淦

年龄:74岁

病症:下咽癌

入院PS:3分及以上

入院时间:2015年

采访时间:2017年

采访:严巧灵,龙曦

简介:

2017年4月27日,是他第10次前来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肿瘤生物治疗科进行免疫回输。回忆起自己因为晚期下咽癌第一次入院进行免疫治疗时的情形,赵崇淦感叹“经过了手术、放疗、化疗和反复复发,别的医院都已经不愿意再收治我,来东方肝胆医院做细胞免疫治疗可以说是无奈之中的选择,没想到也是我的幸运,这种治疗技术真的救了我的命。”

采访概述


74岁的赵崇淦看上去精神很好。甚至显得比实际年龄要更年轻一些。

2017年4月27日,是他第10次前来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肿瘤生物治疗科进行免疫回输。回忆起自己因为晚期下咽癌第一次入院进行免疫治疗时的情形,赵崇淦感叹“经过了手术、放疗、化疗和反复复发,别的医院都已经不愿意再收治我,来东方肝胆医院做细胞免疫治疗可以说是无奈之中的选择,没想到也是我的幸运,这种治疗技术真的救了我的命。”

赵崇淦说,当时自己的身体和精神都处在一个全面崩溃的时期,体重只有80斤,已经在安排自己的身后事。据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生物治疗科张迁教授描述,赵老第一次入院时医院相关科室的医生一起做过会诊,当时他出现了好多问题,局部有瘤,还流脓流液,并发症严重,而且不光是感染,还有吃东西呛咳,甚至头痛晕厥等情况。走路都走不稳,状态极差。


如今,赵崇淦的体重恢复到了112斤,精神矍铄、话音响亮,与当初早已判若两人。



求医之路


2次手术,3次化疗,25次放疗,肿瘤依然反复复发


赵崇淦身体一直不错。直到2014年5月,有次出去旅游,淋浴时无意间发现颈部有肿块,他给老伴说,回上海了去检查检查。不过,并没太在意的赵崇淦,回去忘了这件事。大约过了两个多月,他吃东西时感觉到嘴里好像有异物,吞咽困难。心里咯噔一下,想,可能出问题了。

2014年7月,赵崇淦前往上海市东方医院做了喉镜检查,确诊为下咽癌鳞状细胞癌。不过医生告诉他,目前尚在初期,问题还不大,建议尽快手术。


TIPS:手术目前仍是早期肿瘤及未转移肿瘤的第一选择,为防止转移及复发,也会根据实际情况扩大清扫范围,但对已转移的肿瘤手术可能不是最好的选择。


7月10日开始,做了2个疗程的化疗,9月2日,赵崇淦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了下咽癌手术和右颈部淋巴结清扫术。


手术是成功的。但是医生告诉赵崇淦,为了保留声带,只切除一部分,复发的概率会比较高。

手术后赵崇淦的身体状况还不错,日常生活也并没有受到太多影响。手术后一年中,刚开始每3个月做一次检查。一年之后并没有复发的迹象,赵崇淦松了口气,接下来准备半年检查一次。然而,半年不到,颈部淋巴就肿了起来。

赵崇淦再度前往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当时的手术医生用手摸了摸肿起来的淋巴部位,立即安排他住院。入院第三天,也就是2015年的10月23日,再次进行了颈部淋巴结清扫手术。手术后,医生不无沉重地告诉他,这次手术情况并不理想,没有办法把癌细胞清除很干净,有一些遗留问题,建议他继续做放化疗。


此后一个多月,赵崇淦在东方医院一共做了25次放疗,但肿瘤指标并没有降低,化疗效果并不明显。在医生的建议下,他停掉了放疗。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想法,赵崇淦开始尝试一种化疗新药,而且在仅仅注射了两针后,再做喉镜时医生发现肿瘤已经奇迹般消失了。不过,尚未来得及高兴多久,肿瘤又再度复发,而且来势愈加凶猛,数个淋巴结持续肿大。

放化疗期间,原本就食欲、睡眠不好,体重110多斤的赵崇淦暴瘦至80斤左右,脸部浮肿,全身乏力,走路都困难。肿瘤的再度复发,更是彻底击溃了他的精神。


TIPS:放化疗是通过物理或化学的方法阻断正在增殖分裂的细胞生长,从而达到杀灭肿瘤的目的,也会殃及正在增殖的正常细胞,特别是增殖速度较快的黏膜、毛发等组织细胞,造成呕吐脱发等情况,这就是我们所认知的副作用。而在物理射线杀灭肿瘤的方法已越来越走向精准之路,直线加速器、质子刀等方法与常规放疗方法相比减少了对正常组织细胞的伤害,减少副作用的发生。



查不出病因的5次晕厥,没有医院愿意再收治他


不过,这还不是最大的打击。2015年11月开始,赵崇淦颈部、头部开始剧痛并晕厥。

当时,因为全身乏力,赵崇淦老是想睡。有一天,他忽然在沙发上“睡着了”,爱人怎么叫都没有应答,甚至打耳光也没反应,只好叫了救护车送到医院,却查不出任何病因。此后这样的情况又发生了3次。每次晕厥前,赵崇淦从颈部手术处开始剧痛,针扎般的疼痛感一直向上延伸,直到大脑。当脑部开始疼痛时,他就会忽然晕厥。赵崇淦说,每次被送到医院去时,都会有或者没有血压,或者没有心跳、呼吸的情况,虽然每次表现都不一样,但情况都特别危急。醒来后,却又查不出原因。也有医院推测,这种忽然晕厥可能是肿瘤转移到颈椎脊髓压迫所致。

“好像在鬼门关走了4次。”赵崇淦说,从最开始的不以为然,到经过2次手术、25次放疗以及化疗后身体状况的进一步恶化,再到这突如其来的4次晕厥,不但没有医院愿意再收治他,他自己也彻底丧失了信心,甚至开始安排身后事了。

这时候,女儿通过朋友介绍,了解到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肿瘤生物治疗科与上海细胞治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合作开展的细胞免疫疗法。生物治疗科主任钱其军教授耐心的介绍到,细胞免疫疗法是被全世界科学家们看作肿瘤治愈希望所在的前沿科技,当时美国总统奥巴马寄予厚望的癌症征服计划“登月计划”,在技术方面的两个着眼点就是免疫治疗和靶向治疗,这也是免疫治疗能癌症治疗中价值越来越大的核心所在。

半信半疑,然而别无选择。抱着试试看的心情,赵崇淦在12月15日住进了东方肝胆医院。

刚入院不久还没进行治疗,赵崇淦又再度出现了疼痛晕厥的情况,并且在晕厥倒地时磕伤了头部。钱其军主任听说了,第一时间赶到病房里来看望他,并叮嘱他有什么事情就叫医护人员,千万不要自己乱动。钱主任的关怀和重视让赵崇淦很感动,对接下来的免疫治疗也渐渐有了信心。

这一次,也是赵崇淦的最后一次忽然晕厥。因为在接下来进行了免疫治疗回输后,这种情况,就再也没有发生。


初见曙光


2016年5月,治疗的分水岭


入院一个月以后,2016年1月13,赵崇淦进行了第一疗程的免疫细胞回输。直到2016年5月魏则西事件发酵之前,赵崇淦在东方肝胆医院生物治疗科共进行了4次白泽T细胞回输。

赵崇淦的病情趋于平稳,他自己也感觉到身体越来越好。

刚入院时,他的疼痛评分甚至经常达到6分、7分,需要靠注射吗啡或者服用镇痛药来止痛,做了两三次免疫治疗后,没有再发生晕厥的情况,疼痛消失了,颈部流脓、流液的情况也有了好转,饮食、睡眠也都渐渐恢复了正常。“身体情况在慢慢变好,虽然不是那么立竿见影,但明显能感觉在往上走。”赵崇淦说,自己的信心又回来了。


从80斤到112斤,他“返老还童”了


幸运的是,此后,免疫治疗临床试验重新开启。在赵崇淦和亲属的坚持下,2016年7月15日至7月18日,他又开始了白泽T细胞回输。并在8月、10月、11月、12月又陆续进行了4次回输。

在此期间,赵崇淦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现在,赵崇淦的睡眠和食欲都变得很好,甚至在已瘫痪卧床数月、肌肉渐渐萎缩的情况下,体重依然从80斤增加到了112斤。他感叹,“像我这样一个近一年来一直卧床的74岁老人,能够长出肉来,增加30多斤体重,这真的太不容易了。”医院里的医护人员也经常跟他开玩笑,说赵老“返老还童”了。


有效控制

久病成医的赵崇淦,成了东方肝胆医院生物治疗科的老熟人,对细胞免疫治疗技术,也从最开始的一无所知到如数家珍。“免疫细胞回输,一方面可以杀灭癌细胞,另一方面还可以增强免疫能力,恢复重建病人的免疫系统,清除肿瘤休眠细胞。”他说,入院治疗后,自己查阅了很多资料,也跟一些专家有过交流,逐渐对精准医疗、细胞免疫治疗建立起了科学、理性的认知。


TIP:细胞免疫治疗疗法,是采集人体自身免疫细胞,通过体外培养的方法增加细胞数量以及赋予细胞更多杀伤肿瘤的能力,再回输到人体内,改变肿瘤组织微环境,靶向识别肿瘤细胞并将之杀灭的方法,也是目前所认为的唯一有可能治愈肿瘤的方法之一。


“对我来说,免疫疗法是非常合适的。我的故事可以充分说明,细胞免疫治疗是一种科学的肿瘤治疗技术。当然,也许不一定对每个病人都这么有效,即使是简单的感冒,同样的治疗疗效也不是百分之百一样。就目前来说,针对参与临床试验的患者,能达到60%的控制率已经很不错了,随着技术的发展,我相信这个数字能够到70%、80%,甚至更多。“赵崇淦说,自己是特别幸运的,在已经绝望了的情况下,能用上这种先进的肿瘤治疗技术,”当然,也要特别感谢钱主任和所有医护人员,我今天的健康与他们的努力也有很大关系,否则,再好的技术也不一定能治好我的病。“

赵崇淦笑着对镜头说:白泽计划,造福人类

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生物治疗科张迁教授介绍,赵崇淦重新开始免疫细胞回输后,至今又做了几次评估,肿瘤病灶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后记


从肿瘤反复复发,到被医院拒绝接收,然后无奈的选择了免疫治疗,赵崇淦的求医之路无疑是漫长而艰辛的。但同时他也是幸运的,在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免疫治疗科的治疗下,他的病情逐已经渐得到了控制。在我们采访之后,他又给我们研究人员亲笔写了一封感谢信,信中还对免疫治疗为他带来的低伤害、低风险治疗给予了极大的肯定。


申明:本文患者已授权所有相关信息刊登,且保证信息真实。非授权不得转载。

执行时间:0.044728994369507秒 查询数据库6次 内存使用:3.588 mb - 362.648 kb = 3.234 mb 当前模式:develo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