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分享

PATIENTS SHARING

苏正贤

年龄:71

病症:原发性肝癌

入院PS:

入院时间:2015年

采访时间:2018年

采访:

简介:

苏子明想起2016年春节回老家过年的情形。那时,全家人都以为这将是一家人在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那时,父亲苏正贤已是肝癌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医生对苏子明说,好好陪你父亲过个年,该准备的也准备起来。

20174月,苏正贤(化名)又回到安徽老家 。家乡的空气还是那么好,食物也更对胃口。老苏每天四处溜达一圈儿,下午和一帮老朋友打打麻将,日子过得很快活。所以,清明结束后,儿女们要回苏州,老苏就和老伴留了下来,打算在老家多呆一阵子。


跟父亲告别时,儿子苏子明(化名)仔细看了看老爷子。老人看上去精神很好,面色不错。苏子明有些惊讶地发现,老爷子脸上的老年斑都几乎看不到了。


苏子明不由想起2016年春节回老家过年的情形。那时,全家人都以为这将是一家人在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那时,父亲苏正贤已是肝癌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医生对苏子明说,好好陪你父亲过个年,该准备的也准备起来。


全家人强颜欢笑吃年夜饭的情形犹在眼前,没想到一年多过去了,父亲的身子骨却益发硬朗,气色甚至胜过患癌之前。



不用细胞治疗,没有白泽计划,我父亲也许早已不在人世了。”2017412日,苏子明在谈起父亲的晚期肝癌治疗过程时,再三表达了对东方肝胆外科医院,以及上海细胞治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的“白泽计划”,和中心主任钱其军的感激之情。他说,我很愿意把我父亲的治疗故事分享给大家,也希望肿瘤患者和患者家属不要害怕,要相信科学。肿瘤是可以治愈的,一旦选择一个好的方案后,就要坚定地走下去。


TIPS: 关于“白泽计划”


2000年,白泽技术团队建立独立实验室,开始研究免疫细胞治疗。2012年,上海细胞治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获批成立,并于2016年提出了“白泽计划”目标——10年内实现60%肿瘤消退,60%病人用得起;30年内,让人健康快乐地活到120岁。由上海细胞治疗中心为临床合作医院提供细胞免疫治疗技术与服务。


目前上海细胞治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已有19项临床方案进入临床治疗,累计治疗患者超过1000例,临床跟踪时间超过5年。


►2015:一次出人意料的体检结果



苏子明永远也忘不了2015731的那个上午。


全家人的心神,都在那个上午,因为一次体检而被彻底搅乱。


苏子明记得很清楚,那天早上,由于自己工作太忙,他让妹妹陪父亲去外院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做一年一度的体检。医院里熟识的朋友,那天也热心地全程陪伴检查。正在忙碌中,苏子明忽然接到了朋友的电话,说在给老人做B超时发现问题可能比较严重,让他赶紧过去一趟。当天下午,苏正贤在苏大附一院做了CT、核磁共振,检查显示,他的右肝内实性占位性病变;肝右叶可见大小约6*5cm的T1低信号,T2高信号病灶,增强后动脉期病灶周边明显强化;右肝不规则占位,葡萄糖代谢不均性增高,胆囊结石。苏子明在和医生沟通后,来不及回家收拾,就匆匆带着父亲驱车赶往了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接诊的姜小清主任看了检查报告后,判断可能是晚期肝癌,建议尽快住院手术。83日,周末刚过,苏子明就住进了东方肝胆医院。


对于全家人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


此前苏正贤身体一直不错,上一年的体检没有任何问题,家族中也没有肿瘤病史,没想到,病情一经发现,就已经是肝癌晚期。虽然心情很沉重,但苏子明告诉自己和家人,不能乱了方寸。他一边瞒着父亲,一边开始跟手术的主任姜医生探讨手术方案。苏正贤右肝和右肝门静脉全都是肿瘤细胞,手术必须要切除右肝。但因为左肝较小,担心切除右肝后有风险,因此在8月10日,先进行了门静脉右支栓塞术。一个月后,右半肝明显萎缩,左肝代偿增大。9月10日,手术切除了右半肝和胆囊。




鸡蛋那么大一块的球状肿瘤,豆腐渣一样,看着特别吓人。苏子明回忆说,当时姜小清主任告诉他,“虽然手术是很成功的,但癌细胞已经扩散,血管里都是癌栓,比较麻烦,很难弄。“苏子明知道,父亲的病情很严重。姜主任预计,即使手术治疗后,老人的生存时间也只剩下半年左右。


不过,苏子明并没有放弃。因为工作的关系,苏子明多年来一直关注前沿科技,在父亲的体检结果出来后,他就开始一方面大量查阅各种肿瘤治疗的相关资料,一方面跟科协的专家们探讨。手术的同时,他还安排父亲做了很多检测,并将肿瘤切片送到了美国检测。不过,各方的反馈并不乐观,苏正贤病情危重,针对肝癌也并没有什么特效药。


正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苏子明找到了东方肝胆外科医院肿瘤生物治疗科钱其军主任。


►切除肿瘤后,他选择了细胞免疫治疗



手术之后,得知父亲的病情如此严重,苏子明不是没有过惊慌的。但是,多年科协工作的职业理性告诉他,要相信科学。科学一直在发展,尤其是一些新的科技手段在不断出现。针对肿瘤治疗,他所知的就有被2013年《科学》杂志评为十大突破性科学成就之首的细胞免疫疗法。父亲患病后,他更是对这种前沿科技做了大量的研究,所知颇深。


我有一些朋友也是做细胞免疫治疗的,他们也提出了给我父亲治疗,我说不行,你们还不够系统。苏子明拒绝了热心的朋友们,而是直接找到了东方肝胆外科医院肿瘤生物治疗科主任、上海细胞治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钱其军教授。我并不认识钱主任,但久闻大名,了解他在这个领域的权威性。 苏子明说。


父亲手术出院后没多久,苏子明第一次带着父亲去见了钱其军主任。


东方肝胆外科医院肿瘤生物治疗科主任、

上海细胞治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钱其军教授

钱主任给苏子明的第一印象是务实、专业造诣很深,也非常自信。 他说细胞免疫治疗已成为癌症治疗的颠覆性技术,目前从理论到临床,都有很多好的案例,我们要相信这个科学技术。”不过,钱主任也私下里告诉苏子明,徐老先生的病情比较严重,但他会尽最大努力,尽力把徐老先生治好。


跟钱其军主任聊过后,苏子明感觉心里踏实了。那段时间,他身边各种声音不断,家人、朋友都给到很多治疗建议,每个医生也都有不同的说法。但苏子明却丝毫不为所动。回忆起自己当时的状态,他用了一个词一意孤行谁的建议我都不听,钱主任说怎么治我们就怎么治。


苏子明知道,与其说自己是一意孤行,不如说是理性思考下的唯一选择。他说,针对这种治疗方案,我做了大量研究。我相信东方肝胆医院,相信钱主任,相信细胞免疫疗法这种新的科学方法是肿瘤治疗的大方向和希望所在,我父亲一定要用细胞免疫治疗。


苏子明不是没有压力。即使到了细胞治疗入院的前一个晚上,家人依然忐忑纠结。当晚,为了避开父亲,他和哥哥、妹妹三兄妹在小区里一边散步一边聊治疗方案。我大哥说,这个方法到底行不行,可不可靠,要不要用传统的放化疗,毕竟经过长时间检验,可能更安全。家人的犹疑没有动摇苏子明的决定。他告诉他们,我有信心,你们也要相信我,相信科学。细胞免疫治疗是目前最好、最顶端的治疗方式之一,也是我们唯一的选择。最后,苏子明告诉家人,无论治疗情况如何,所有的责任我来担。


虽然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但苏子明始终有一种信念,细胞免疫治疗,是父亲现阶段最佳的选择。尤其是跟钱其军主任几次沟通之后,更是坚定了他的这种想法。他告诉钱主任,我们已经别无选择,只有靠你们了。请一定要用最新的技术来给我父亲治疗。钱主任对这份信任也非常感动,说,行,那我们就用!


接下来的肿瘤组织PD-L1检测结果,再度增强了苏子明的信心。我父亲的PD-L1检测结果呈强阳性,这么好的检测结果并不多见,用细胞免疫治疗势在必行。


TIPS: PD-L1检测


在肿瘤是否采用PD-1抑制剂和免疫疗法的时候,检测PD-L1的表达可以判断药物是否起作用,疗效如何。一般PD-L1高表达的患者接受免疫治疗的效果更好。


►结束第一个疗程免疫治疗, 病情依然全面恶化



2015108日,苏正贤入院抽取血液,采集自身免疫细胞。


TIPS:细胞免疫疗法


采集人体自身免疫细胞,经过体外培养,使其数量成千倍增多,靶向性杀伤功能增强,然后再回输到人体来杀灭血液及组织中的病原体、癌细胞、突变的细胞,打破免疫耐受,激活和增强机体的免疫能力,兼顾治疗和保健的双重功效。



10月21日,苏正贤进行了第一次细胞回输。


虽然有想象过各种可能性,但父亲回输时的身体反应,也确实让苏子明心惊。回输之后不到一分钟,苏正贤就开始浑身颤抖,即使两只手用力抓住床沿,依然全身剧烈抖动。


“反应这么大,有没有害怕?当时想过放弃后续的回输吗?”


对于这个问题,苏子明的回答是,“完全没有”。


“我父亲当时手术后不到一个月,身体没有恢复,非常虚弱,有反应是正常的。在制定治疗方案时,我就跟钱主任建议过,我父亲的病情太严重,希望能在条件允许范围内,尽可能采用最大强度的治疗。所以虽然当时的情况看上去有点吓人,但我们丝毫没有想过放弃,坚持做完了第一个疗程的三次回输。”苏子明说。


10月26日,苏正贤出院。整个住院期间一共6天。出院之后,苏正贤出现了肝肾功能衰竭的症状。“不能吃饭,呕吐,黄疸都吐出来了。”10月底,苏正贤又住进了外院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一周左右,因病情无法控制又转到了中山南医院附属医院


即使在这个时候,苏子明依然坚定地相信,这是细胞免疫治疗的正常反应。“如果反应很温和,我反而认为可能效果没有那么好。综合分析下来我相信这是很正常的,不过肯定要调养肝肾。”


住院20天左右,时间到了11月20号。医生建议再做一次CT,看看情况怎么样。然而,检查结果却给了全家人一个沉重的打击,CT显示,肝脏左叶出现多个肿瘤病灶。医生告诉苏子明,“老人能够过年就不错了,该准备的可以准备起来了“。


苏子明想,再调养个几天,等父亲身体舒服点就出院吧。12月2日是父亲和他的生日。爷俩恰好同一天。到时候出院一起过个生日,休息休息,然后回安徽老家,好好过老爷子的最后一个团圆年。


►奇迹发生,癌细胞全部消失了



2016年春节,对苏子明来说真是永生难忘。


那段时间,父亲又出现了胸口痛的症状。苏子明准备了各种贴的、口服的止痛药,他让父亲贴止痛贴,说是活血的,老爷子反应强烈,就是不肯。苏子明说,老爷子性格一直很乐观,对各种治疗也很配合,这次,应该是心里很清楚自己的病情,放弃了。


看起来,一切都似已无可挽回。


苏子明和哥哥悄悄回到老家,“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心情沉痛地等待着那一天的来临。春节前夕,农历二十前后,全家人都陪着老爷子,早早地回到了安徽老家。


年夜饭吃得很压抑。


一家人都在找开心的话题,开玩笑。但却都能感受到彼此强颜欢笑背后的悲伤与沉重。那一天,苏子明和哥哥连酒也不敢多喝,怕喝多了控制不住情绪。


春节过去了。然而,令全家人意外的是,苏正贤的病情并没有在过年期间有任何恶化的迹象,而且胸口不再疼痛,此前肝肾衰竭的症状也没有再度出现,老爷子精神状况甚至一天比一天好。就这样,年后全家人又回到了苏州。


刚回去那几天天气很冷,苏正贤开始咳嗽,苏子明发现父亲的痰里面有血丝,而且还挺多,心想,应该是转移到肺里了。苏子明的母亲很紧张,想让儿子带老伴去检查检查,苏子明拖着不去,最后实在拗不过老人,还是去了苏大附一医院。他一路上都在琢磨着怎么向父亲隐瞒真实病情,几乎是百分之一百的,他确信癌细胞已扩散到肺部了。


CT一做完,苏子明冲医生劈头一句就是,“肺上怎么样?是不是癌细胞扩散了?“医生纳闷地看他一眼,说,“没有,肺部很干净。”苏子明追问,“那你帮我看看腹部,看看肝脏上有没有。“医生看了半天,回答他:“没有啊,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左肝上非常干净,没有癌细胞……”苏子明拿出年前那张CT报告,对比了好一会儿,医生忍不住问:“你们到底用了什么治疗方法,用了什么药?这真是奇迹!”


奇迹发生了。


那天晚上,苏子明和哥哥好好喝了几杯。从2015年7月31日发现父亲病情,到9月10日手术,10月21号开始免疫细胞回输治疗, 11月20日CT检查显示癌细胞全部扩散、等待最后的日子来临,再到2016年3月初这一次检查,癌细胞竟然已经全部消失——虽然不敢置信,但奇迹确实是发生了。而手术后这前后差不多4个月时间,除了细胞治疗,苏正贤没有做过任何抗肿瘤治疗。喜悦来得太突然,几个月来,苏子明“一意孤行”,此刻,终于可以好好喝一杯,松一口气了。


接下来,苏正贤每3个月做一次增强CT。6月份的检查总体情况非常好,有一个点疑似肿瘤。在跟钱其军主任沟通后,7月19日起,苏正贤进行了第二次免疫细胞回输治疗。因为上一次回输时反应很大,老人有些害怕,要求所有子女都在回输时陪在身边。不过,这一次的回输非常顺利,经过大半年的调养,老人各方面身体素质都非常好,没有在回输时出现发热、颤抖等症状。9月份,苏正贤再度做了增强CT,疑似肿瘤部位的阴影已经变小,其他部位状况也非常好。


苏正贤治疗前后对比图:肿瘤明显缩小


在3月初检查发现扩散的肿瘤细胞已经全部消失后,原本性格就非常乐观的苏正贤,心态更是一天比一天好,生活也完全恢复到正常。全家人对免疫细胞回输治疗的信心也是更强了。在2017年春节前夕,2016年的12月19日到24日,苏正贤做了第三次回输。“就想一年做个几次,做完了好回家过年。”苏子明说,老人已经没有了第二次回输前的紧张害怕,轻松完成了第三次回输。


►“癌症并不可怕,关键是找对治疗方法”



2017年的春节,全家人又再度回到了安徽老家。乡亲们看到精神抖擞的老徐,断言他的晚期肝癌一定是误诊。说到这里,苏子明忍不住笑起来。“切出来那么大一颗鸡蛋大小的肿瘤,怎么可能是误诊呢。” 苏子明说,就在4月 11日,他接到了父亲手术期间同病房另外一位患者儿子的电话。“说是他父亲的肿瘤细胞已经扩散了到肺部,情况比较危险了。”而在苏正贤做手术切掉右半肝和胆囊时,这位老先生只是肝叶下面有一点点肿瘤,当时切除了一小部分肝脏,此后也做了化疗。苏子明感慨万千没想到,两年不到的时间,自己的父亲经历了一个生命奇迹,而这位老先生的病情却恶化到如此地步。


“我认为癌症并不可怕,关键是找对治疗方法。”回顾这近两年来父亲治疗的经历,苏子明认为首先要相信科学,一旦选择一个好的方案后,就要坚定地走下去。“现有的肿瘤治疗方案很多,就我父亲来说,是细胞免疫治疗的直接受益者。2015年10月20日回输,11月20日CT报告显示肿瘤细胞全部扩散。即使那种情况下,我还是希望用PD-L1,用细胞免疫治疗。因为这个方向我认为是没有错的。当然这个技术我们也是做了很多研究,而且我父亲从医学指标上来看确实是非常适合用这个疗法的一个特定群体。”


苏子明表示,就自己父亲的病情来看,首先外科手术非常有必要,而且姜小清主任做的手术也很成功,这就为后续的细胞免疫治疗打下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而针对不同的病人,不同的肿瘤情况,治疗方案自然也是因人而异,不能一概而论。但前提是,不要害怕,要相信科学。他说,“肿瘤是可以治愈的,但要做好检测,一旦选择一个好的治疗方案后,就要充分相信医生,坚定地走下去。”


最近一年多,很多人都来向苏子明咨询苏正贤的治疗方案。作为受益于细胞免疫治疗的患者家属,苏子明不但将父亲的治疗故事和经验分享给了更多有需要的人,也介绍了大约有十几个亲朋好友前去东方肝胆外科医院肿瘤生物治疗科进行细胞免疫治疗。经过父亲忽然间罹患肝癌这件事,苏子明全家人的健康意识也都大大增强了,计划在健康时就去上海细胞治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储存免疫细胞,留下健康的种子。


TIPS:


回输免疫细胞恢复并重建患者的免疫系统,能够将病患乃至健康人体内可能隐藏的“定时炸弹”——肿瘤休眠细胞彻底清除,实现真正的无瘤健康生存。抑或通过严密的免疫监控,让这些病魔的种子消灭在萌芽中。当免疫细胞发挥保护自身组织功能和结构稳定时,还可以达到抗衰老的目的。


对于未来,苏子明也非常乐观,他说,父亲现在的身体情况,在一年半之前几乎是完全不可想象的。如今,老人不但身体恢复了健康,精神状况也非常好。“白泽计划提出了30年内让人健康快乐地活到120岁。我相信,随着技术地不断发展,健康保障越来越完善,我父亲还能再活很多年。”苏子明笑起来。

执行时间:0.065368890762329秒 查询数据库49次 内存使用:3.661 mb - 361.898 kb = 3.307 mb 当前模式:develo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