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分享

PATIENTS SHARING

靳建国

年龄:54

病症:肺腺鳞癌

入院PS:

入院时间:2018年

采访时间:2018年

采访:张婉婷

简介:

患者缘于2017年9月中旬无明显诱因出现胸闷不适,无胸痛、咳嗽、咳痰、发热等其他不适,患者未在意。2017-11-14患者因“脑梗死、脑出血后复查”就诊苏大附属第一医院广慈分院,查CEA 84.45ng/ml,查颈部及锁骨上淋巴结超声提示:双侧颈部及锁骨上多发肿大淋巴结。

邻里乡亲们要是提起靳建国,都异口同声的说他会过日子、勤快、惜福,迷信点的必然是要说他“命好”。勤勤恳恳了半辈子,养大了一女一子,凑成了一个“好”字,到了中年,子女皆事业有成、家庭圆满,靳建国的一生可谓是安定幸福的。




然而,人生的道路上往往不会都是一帆风顺的,小日子越发顺遂的靳建国,也养成了他生平最大的嗜好——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习惯却让靳建国的安定日子,迎来了巨大的改变。


7月突变


20177月,百年不遇的持续高温挑战着全国的高温记录,一连十多天的40°高温,让每一个人都倍感疲乏,只想好好躺在空调间里避暑。但这对于习惯了每天劳作的靳建国来说这都不影响,每天依然精神抖擞的干活。

平时连感冒都少有的靳建国,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就这么倒下去差点醒不过来。

靳建国妻子说:“去年7月的时候,高温,在养鸡的鸡舍里冲水清洗,他就突然倒下去了,叫不醒,送到医院查出来脑梗了,以前都没什么毛病,一点都没有。”

平时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靳建国,在一次突发的晕倒后,被送进苏州当地医院治疗,脑梗伴随着高血压,让他成了医院的常客。


癌症悄至


在反反复复的治疗与检查下,靳建国的脑梗与高血压病情逐渐稳定,但在11月的一次常规检查中,发现血检CEA(癌胚抗原)指标异常,随后的超声和CT检查影像检查显示左上肺占位(6.4*2.9cm),淋巴结活检显示来源于肺的低分化腺鳞癌,双侧颈部及锁骨多发肿大淋巴结、肺部异常、胸腔积液、纵膈多发淋巴结肿大,病理等诊断结果显示,左上肺腺鳞癌,并且左侧锁骨以及双侧颈部淋巴结均已转移,棘手的是,还伴有2级很高危的高血压病以及脑梗塞后遗症。

癌症!这是靳建国一家怎么也没想到的,“之前一点感觉都没有,就在9月份的时候有点咳嗽。”靳建国在接受采访时说,而他的妻子也同样不解:“感冒咳嗽都很少,烟也从来不碰的,怎么就会这样了。”

一时间,全家人都被这个消息震惊的不知所措,还是在上海的儿子靳振霖最先反应过来,立刻做了决断将父亲接到上海接受治疗。靳振霖任职于上海细胞治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一直和癌症打交道的他,虽然拥有着深厚的医学知识,但当最亲的亲人面临癌症危机的时候,他心中也同样忐忑不安,“这个和平时做研究做报告不一样,就真正发生到自己身边的时候感觉还是非常的担忧和恐惧。”他在接受采访时说。



201711月,靳建国在他儿子的建议下,来到了上海细胞治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接受细胞检查,病理显示为低分化腺鳞癌,随后进入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住院治疗。

“当时查出来的时候,医生就说了,我老伴这身体情况不能手术(不符合手术指征),儿子便带着我们来到了他工作的地方,说试试最新的疗法。” 靳建国的妻子说道,“知道是癌症的时候,就像天塌下来一样,癌症就是绝症,还是儿子说,让我们试试最新的治疗技术,说不定就有效果。”


医师解析:

肺癌患者中,肺腺鳞癌是极其少见的一种病症,只占到肺癌中0.6%-2.3%的比例。该类肿瘤组织复杂,患者恶性程度较高(低分化),已是癌症晚期。肺腺鳞癌的常规治疗手段便是立即手术,之后长期辅助治疗,但是在确诊时病人身体并不符合手术指征,并且晚期肺癌已经转移,手术后复发率高,并且患者本身脑梗后遗症加2级高血压,手术风险太高。故,未采取手术治疗,采用化疗手段进行治疗。


一波三折


靳建国在入院后,马上进行了3次化疗1次靶向治疗,期间一度出现了骨髓抑制的副作用,呕吐、失眠、头晕,一系列的不适应症状开始出现。化疗后的严重反应以及多种疾病的影响下,让这个曾经感冒都难得一次的人只能长时间躺在床上。


医师解析:

在未手术的情况下,医生立即为靳建国安排了3次化疗,出现Ⅲ度和Ⅳ度骨髓抑制,两次均升白治疗后好转,化疗副作用反应很大。病人的基因检测报告显示EGFRALKROS均无突变,因此靶向药也无法使用。尝试使用多靶点的靶向药物阿帕替尼治疗。


当医生提出免疫治疗的时候,靳建国很快就同意了,他说:“当时就觉得受不了,换一换说不定会好点。”随后的一周内,靳建国接受了两次免疫细胞治疗,这不仅控制住了病情,也让化疗的副作用慢慢的消退了,情况远比靳建国预计的要好。

“没什么反应,就是有点发烧。”靳建国说,“输完没多久就回家过年了。”在治疗后没几天,就是2018年的春节,病情得到控制的靳建国在医生的批准下,选择到儿子家过年。


医师解析:

201812日,安排第一次免疫细胞回输治疗,在26日,病人再次来到医院,接受了第二次的免疫细胞回输治疗。通过这两次的治疗,病人明显感受到了身体的好转,之后的复查结果也很理想,肿瘤在治疗下并没有再度转移和增大。目前病人的各项生理指征都很正常,无恶心、呕吐、咳嗽、等状况,精神状态良好,晚上睡眠治疗也比较高。


难得在上海过年的靳建国,也充分享受了上海的年味,与家人开心的团聚在一起。只是过完年没多久,他又有了头晕、眼花、耳鸣等的脑梗后遗症现象,只能再次来到了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接受检查。

20182月底,时隔靳建国第一次入院已过了 3个月,医院对他再次做了详细的多项检查,影像检查显示,他的肺部病灶有明显的缩小,癌症病情得到控制,这点让靳建国全家都看到了希望。



沧桑之变


免疫治疗结合多重疗法的最新技术,在靳建国身上得到了良好的反馈,仅仅3个月,就能控制病症并缩小病灶。他说:“这个免疫治疗好啊,能提高全身的免疫功能,之前在输细胞的时候,我感觉脑梗的后遗症也减轻了,看东西也变的清晰点,过年停了一段时间后又开始返回原样了。”

癌症已得到控制,但是脑梗的后遗症依然伴随着他,以及长期不良饮食习惯造成的严重高血压,让医生也千叮万嘱的要求他改变生活作息习惯。


医师解析:

患者本身身体状况较差,包括脑梗和2级高血压等。在癌症治疗过程中要充分考虑患者自身限制因素。目前在使用CAR-T细胞免疫治疗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停掉化疗,联合疗法有效的提高了治疗效果,目前肿瘤已经得到控制。对比于单一的化疗,联合疗法的效果显然更优。


“酒喝肉一点都不能碰,就给他吃点鱼,全家人都陪着他吃素。”靳建国妻子说道,从丈夫倒下到现在,寸步不离的陪在丈夫身边的她,经历了这艰难的日子,人也比以前消瘦了。

靳建国的治疗一直在持续,这一次突如其来的疾病让全家人都敲响了警钟,不得不对曾经的生活习惯做出了改变,“现在不能顺着他的性子来了,健康最重要”靳建国的妻子说道。


采访后记

在采访过程中,靳建国也和我们分享了癌症治疗的心得:不害怕、不恐惧、多了解、多接触新的疗法,医疗的进展是为了更好的保卫人们的健康,对于新的治疗手段我们也应该敢于尝试。如果不是自己的儿子在这边工作,可能自己也不会接触到这样的治疗方法,希望上海细胞治疗中心可以在细胞治疗技术做出更多突破,为更多的患者提供医疗服务。

执行时间:0.047686815261841秒 查询数据库6次 内存使用:3.628 mb - 362.227 kb = 3.274 mb 当前模式:developer